狮子方针

安雷酱!
可拆不可逆(你)
过激安左

【安雷】如果像玫瑰一样就好了(下)

   🌹原作向
    🌹雷狮以为自己是单箭头
    🌹安迷修有点迟钝
    🌹甜的

    雷狮翘着二郎腿把自己挂在树干上晒太阳。
    今天的太阳并不大,阳光其实少的可怜,可雷狮偏偏要假装在晒太阳,他没事情可做了,但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他现在无所事事,这可恶的情人节可恶的休战日,不能放肆的去掠夺最大的利益,脚踩弱者的尊严,雷狮没力气再干别的事,这个时候更不想刷怪,给手下放了假,劝走了卡米尔,他就找到了这棵树,一开始还在空想接下来到底要干嘛,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无聊了,这就是休战日的魔力,让凶狠的狮子也不得不软下来,变得慵懒了。
    雷狮挺生气的,气自己没有事情做,气自己变的慵懒了,他觉得这太不像话了。
     后来海盗头子开始骂情人节,他说过这种节日是软弱的象征,两个人在一起只是给对方增加负担;他说主办方就不应该特地为情人节设立休战日,害得他浪费生命;他还说情人节简直就是浪费玫瑰花浪费巧克力,虽然这两样东西也没有什么用……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听到这些坏话,一定要跳出来给情人节打抱不平了。
    再后来雷狮不骂了,因为远处的平原上慢慢的走来一个人,他在树上面看的很清楚,棕色的一头乱发,土气的白衬衫,雷狮下意识的摆正了一下姿势,然后又翘回了二郎腿。
    哦,是安迷修,哦,也只不过是安迷修。
    休战日真是一桶平淡的白水,把他的很多事情的冲刷的无趣了,连安迷修在这个普通的温柔的日子,也只不过是安迷修了。雷狮不知道安迷修来这里干嘛,他不打算露面,比起交谈海盗更擅长拿锤子灌骑士的脑门,他现在躲在树上,看着那个棕毛离这棵树越来越近,明明心脏在不寻常的乱跳,雷狮还是闭上眼睛想今天算你走运。
    “雷狮,我有事要跟你说。”清亮的声音突然叫了自己的名字,海盗吓的一震,但很快恢复原本应有的情绪,睁开眼睛,装作不在意的样子。
   “得了吧,今天休战日,我什么都干不了,骑士大人就别找我的茬了。”本来雷狮挺想问安迷修是怎么发现他的,但一低头看见自己显眼的头巾大摇大摆的垂在树下,心里说怪不得。他翻身一跃,跳下了树干,与安迷修面对面相视。
   他的死对头和平时一样,头发不符合地心引力的立着,嘴唇抿成一条线,莹绿的眼睛盯着他,和他平时的样子好像没什么不一样。
   但雷狮总觉得他今天挺开心的,骑士的眼神是明媚又鲜活,他想知道是什么事让平时不苟言笑的骑士这么开心——
   然后他看见那朵鲜艳的玫瑰花,正张狂的在安迷修衬衫上开着,好像在向他挑衅,在向他做鬼脸。
   雷狮的心脏像是被挤压了一样,他差点喘不过气来,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,他在心底自嘲的笑笑,该死的情人节。
   雷狮喜欢安迷修。
   精明的海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。在这场大赛里,雷狮和安迷修打架的次数最多,因为骑士能三番五次从他的手里活下来,雷狮和安迷修交谈的次数最多,因为他们总是互相嘲笑对方可笑或者疯狂的信念,雷狮观察安迷修的次数最多——因为那双眼睛真的非常非常好看,好看到他深陷在绿潭之中,雷电和长锤救不了他,海盗只能被粗暴的情感抹去棱角,他无药可救的溺死在骑士的眼睛里。
   为什么会喜欢他呢?他想起来上一个休战日也是这样一个阴晴不定的下午,骑士用绷带把雷狮受伤的手一圈一圈包扎起来,叹着气说这次可便宜你了。
   原来是那个时候,原来海盗也追求温柔的事物,原来他早就变得矫情了,原来安迷修会魔法,一定是骑士用魔法把他的心变软弱了。
   所以他看到这朵玫瑰花才胡思乱想,是谁送的?或者要送给谁?不对,骑士这么迟钝的人怎么会想到买玫瑰花去讨好别人?准是他稀里糊涂救下的哪位看走眼的小姐送给他的,玫瑰花是什么意思?在情人节送玫瑰花又是什么意思?安迷修这没有女人缘的家伙,说不定已经答应了她的示爱,这朵长在他衬衫上的刺眼的玫瑰花就是证明——
   突然刺眼的玫瑰花带着刺眼的红色,被戴着黑手套的手递到他的面前,这是海盗意料之外的变化,因为他上一秒还在思考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看上安迷修。
   “我之前不小心买下的,它很漂亮。”雷狮近距离看了,它真的很漂亮,“但是我找不到想送的人,我发现我都记不住他们的名字,然后我想了想,只有你的名字我是认真记的,所以这朵玫瑰花应该属于你。”骑士的语气太温柔了,雷狮快要窒息了。
   为什么要认真记他的名字?为什么一定要执着的把这朵玫瑰花送出去?为什么这朵玫瑰花这么漂亮?玫瑰花是什么意思?在情人节送玫瑰花是什么意思?安迷修还是很迟钝的人,但是没关系,他的行动要比心要正确多了,海盗把玫瑰花收过来,那像是对方鲜红的心,他不是唯一矫情的人了——雷狮对对面的人笑了,笑的像一个强盗,虽然他本来就是那样的存在。
   “那我就收下了。”海盗想,这其实是我抢来的。
  
   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