狮子方针

安雷酱!
可拆不可逆(你)
过激安左

骑士清醒过来时,已经站在血泊里,脚下都是熟悉的人的尸体。
雷狮在远处看着他,他们身上白色的衣物都被触目惊心的血渍染红,安迷修依稀记得雷狮的耳语,噩梦的开端,恶魔和他的交易,以及那个失去意识之后可怕的自己。
这一切都是他干的。
脑袋像是被什么挤压,浑身的血液仿佛在叫嚣着要从他的身体逃出来,红色的世界在天旋地转,最后骑士连呼吸都开始困难了,他无力的跪在地上,低低的哀嚎起来,血还没干,他现在浑身都是血了,浑身都是罪孽和噩梦了。
雷狮和安迷修都站在红色里,是他把纯白的骑士拖到泥里去的。看着正义失控的哽咽,海盗想笑,想嘲笑,想再一次激怒起骑士不为人知的另一面,然后他发现自己笑不起来,嘴巴张开,眼泪先流下来了。
他想起来,当他还是鲜活的少年,初尝鲜血时,也是这么哀嚎的。

评论

热度(6)